南昌近视眼激光手术的后遗症,

  梦网集团(002123)近期一则大股东股权遭遇司法划转一事,颇受市场关注。

  这家公司10月16日收到持股5%以上股东左强的通知,其所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被司法执行划转用于偿还债务并完成相关过户手续。

  究其原因则是左强为了偿还个人欠款,分别与余文胜、孙慧签署了《借款合同》、《股份质押合同》,将所持有的公司1427.1万股高管锁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563%)质押给余文胜、将所持有的公司317.13万股高管锁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3681%)质押给孙慧。

  股份划转过户前,左强直接持有公司4458.9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18%;股份划转过户后,左强直接持股2714.7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15%,不再是持股5%以上的股东。

  同时,在划转之后,余文胜对梦网集团的持股比例则从之前的17.38%上升到19.03%,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孙慧的持股比例则从4.6%上升为4.96%。

  不过正是这么简单的一出股权划转,却生出不少疑点。

  首先,作为股东的左强似乎“预见”会有股权转让一事。其曾于2017年3月16日出具承诺:“自上市公司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梦网科技全体股东持有的梦网科技100%股权完成后36个月内,本人不减持或不通过本人所控制的企业(如有)间接减持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也不要求上市公司回购该部分股份。若在上述股份承诺期间发生资本公积转增股本、派送股票红利、配股、增发等使股份数量发生变动的事项,上述承诺股份数量相应调整。但将本人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转让给余文胜先生,则不受上述股份承诺限制。”

  承诺中,左强称就算减持也只是转让给余文胜,而左强找人借钱融资正找了余文胜,这前后不过半年时间。

  其次,就目前左强持股的股票性质来看,属于高管锁定股,正常情况下是无法进行划转的,但是司法强制执行的划转却可进行。从10月17日公告内容来看,左强持有的梦网集团股份均为高管锁定股。

  另外,左强此番的借钱融资不仅仅是找了余文胜,还找了另一位股东孙慧,但承诺内容对此没有覆盖。

  正是这种疑点重重的转让令深交所发出了“关注函”,要求上市公司对“左强将其所持的1744.2万股高管锁定股通过司法强制执行的方式进行股份划转的合规性”,“左强与余文胜、孙慧签署《借款合同》的具体时间、借款金额、借款期限、股票质押比例、资金用途”,“司法强制划转的具体原因”等方面,进行详细说明。

  实际上,早在今年1月份,该公司就曾有过未按承诺的先例。

  2015年,荣信股份购买梦网科技时,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仍是左强和深港产学研,实控人则是左强、厉伟、崔京涛。当时,余文胜及左强、厉伟、崔京涛曾分别做出承诺,交易完成后的36个月内,维持公司现有实际控制人不变。然而2017年1月份,各方却通过解除一致行动关系的手法,令实际控制人变更成了余文胜。

  10月24日晚间,梦网集团发布了一份回复公告解释称,此番的划转并非左强的主动减持行为。

  公告表示,今年8月28日,左强分别与余文胜、孙慧签订《借款合同》,借款9000万元和2000万元,借款期限届满原本左强该履行约定的还款义务,但左强表示原本承诺会在此期间到位的1亿多元债权款(原计划用于偿还本次借款)无法到位,而其本人持有的剩余的公司2714.74万股也已全部办理了股份质押手续,名下其它资产如房产价值很低,且无法在短期内变现,即使顺利变现,其价值也与借款金额存在巨大差距。因此,客观上已无力偿还到期借款。

  鉴于债权无法实现,余文胜、孙慧分别向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左强依约定偿还借款并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最终经法院调查了解后,做出了上述司法强制划转的决定。

  10月16日,余文胜和孙慧又再次出具了36个月内不减持非交易过户股份的承诺,不过刚刚得到部分股权的孙慧也同样在第一时间表示“本人所持有的非交易过户股份转让给余文胜先生,则不受上述股份锁定承诺限制”,看来梦网集团后续的筹码集中度也许还会有变化。

  来源:界面新闻

  原标题:交易所“翻旧账” 梦网集团回应股权腾挪疑点

1
【关闭】 【打印】      [责任编辑:马强]
20140606095201931.gif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银川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银川新闻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用户名: (您填写的用户名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匿名 查看所有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验证码: